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张一鸣刘芳 > 章节目录 第10章 尴尬的道歉
    “小鸣,我按照你跟我说的那些话一字不差的跟你爸说的,放心吧!”</p>

    王发看着张一鸣,言辞肯定,就差拍胸脯打保证了。</p>

    “谢谢大发哥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谢啥谢,哥以后还指望跟着你发财呢,这点事儿算啥,不过你爸好像不太信啊!”</p>

    张一鸣摆摆手,不管张河山信不信,这件事就算是尘埃落定了,以后他会用行动证明给父亲看的,他不急。</p>

    到了下午四点钟,店里又卖出了两台,想到早上父亲的话,张一鸣跟王发打了招呼,提前回了家。</p>

    张一鸣刚进到屋子,就听到了大门口传来了自行车支架落地的声音。</p>

    “爸。”</p>

    张一鸣若无其事的喊了一声,他不准备提中午张河山去大发通讯店找王发核实真相的事儿。</p>

    “我今天去了大发通讯店。”</p>

    张一鸣微微一愣,他没想到他不提,父亲竟然会主动提。</p>

    “大发哥和我说了。”</p>

    气氛微微有点尴尬。</p>

    “昨天是我不对,爸跟你道歉。”</p>

    张一鸣端着水瓢的手一哆嗦,尽管他极力控制,水还是洒到了地上。</p>

    张一鸣真的是太震惊了。</p>

    上一世他活到四十六岁,从来没有听到过父亲向人认错服软,即便是面对奶奶,也从没有过,张河山是个嘴巴和脊背一样硬的人,所以,张一鸣才会震惊,甚至可以说是吓了一跳。</p>

    “爸,你说啥呢,你是我爸,咋能跟我道歉呢!”</p>

    张一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,赶紧扭过头,不敢再看父亲的脸。</p>

    秦芳买菜回来,看到的就是爷俩儿别别扭扭的样子。</p>

    “这是咋地了,都起的站票还是家里的椅子不能坐人儿了?”</p>

    秦芳的老家是西北的,尽管嫁到通远县几十年了,说话的口音还是很重,偏偏这句话又是通远县人常常用来打趣人的,秦芳说起来,颇有几分搞笑的味道。</p>

    “奶奶,我帮你拎吧。”</p>

    张一鸣像是得到了解脱一样,天知道真实年龄比此时张河山还要大的自己,面对这样的情况心里有多尴尬,难得有台阶,必须要抓住机会。</p>

    张一鸣把水瓢扔到缸里,就立刻走到秦芳跟前,把秦芳手里的菜篮子接了过来,脚下生风一样的钻进了厨房。</p>

    “河山,你是不是又说小鸣了?”</p>

    秦芳瞪着儿子,语气带着几分不满。</p>

    “妈,自行车车链子断了,我去安上。”</p>

    张河山也很尴尬,不等秦芳再说话,直接一抹身就出去了。</p>

    他不能让人发现他的脸在隐隐发烫。</p>

    秦芳被爷俩儿弄的一脑门子的雾水,最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,一定是儿子趁自己不在,又给孙子气受了,想到这儿,忙不迭的进了厨房。</p>

    秦芳追着张一鸣问了几句,张一鸣都顾左右而言他的岔了过去,为了避免等下再和父亲面对面尴尬,张一鸣就赖在厨房里,死皮赖脸的帮着秦芳择菜打下手,一直到范玲玲从厨房外走进来。</p>

    为了多赚钱早日还清高利贷,范玲玲早上卖馅饼,白天在一家针织厂当小时工,帮着缝纫工收拾下脚料,清理多余的线头,一天五个小时,能挣七块五,下班之后,还要赶回家帮着秦芳做饭准备第二天早上的食材,整个人忙的像是个滴溜转的陀螺。</p>

    “妈。”</p>

    范玲玲进门直接就从秦芳的手里把饭锅接了过去,然后才发现蹲在角落里削土豆的张一鸣。</p>

    “鸣鸣?你咋在这儿?”</p>

    范玲玲很惊讶,从小到大,儿子进厨房的次数一个手都数的过来,更不要说是干活了,她非常信奉一句话‘君子远庖厨’,所以此时看到张一鸣,立刻就放下手里的饭锅,一把就将张一鸣从地上拉起来。</p>

    “玲儿,你赶紧把这小子弄出去吧,也不知道父子俩儿到底咋地了,我一回来,这俩人就别别扭扭的,我咋问这小子也不说,牙缝儿都不欠。”</p>

    秦芳比范玲玲更心疼孙子,张一鸣削土豆的时候,她的眼睛就没一下离开那把土豆刀的,生怕张一鸣一个不注意削到自己手指头。</p>

    范玲玲一怔,她就说嘛,怎么进院儿的时候看到丈夫直勾勾的站在仓房外面抽烟,跟她说话的时候表情还有点不自然。</p>

    “鸣鸣,你跟妈说,是不是你爸又给你委屈受了?”</p>

    张一鸣的脑袋嗡的一下,心想这事儿怎么就绕不过去了呢,而且老爸也是够倒霉的,无端端的就背了两次黑锅。</p>

    “妈,不是.......”</p>

    “咳咳,鸣鸣,跟我出去一趟。”</p>

    帘子外面传来两声咳嗽,紧跟着张河山的声音隔着帘子传进来。</p>

    “妈,奶奶,我和我爸先出去了。”</p>

    张一鸣把土豆刀往水槽子里一扔,像条泥鳅似的哧溜一下就钻了出去。</p>

    父子俩视线再次相接。</p>

    “走吧!”</p>

    “哦。”</p>

    张河山的脸色依旧很严肃,但一转过头去,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极为复杂的淡笑。</p>

    张一鸣当然没看到这个笑,他在想,父亲到底是要带自己去哪,弄的神秘兮兮的。</p>

    还是一样的自行车后架,张河山慢慢的骑出了胡同,之后一路朝着北边,骑了大约十几分钟之后,转到了四方城二道牌坊旁边的胡同,然后停在了一扇黑色的大门外。</p>

    “爸?”</p>

    这个地方张一鸣没来过,不过看这家的围墙是新砌的,外面还抹了一层红绿相间的水刷石,看着不是一般的气派。</p>

    连围墙都能砌的这么气派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。</p>

    “汪汪汪。”</p>

    不等张河山说话,院子里就传来了几声狗叫。</p>

    还有狗链子拖在地上发出的哗啦哗啦的声音。</p>

    虽然没看到,张河山也能脑补出这只狗的形象,百分百是德国黑背,果然,大门一开,张一鸣就看到了蹲在房墙根儿下面的那只巨大的黑贝,白牙森森,对着张一鸣父子俩儿拼了命的狂吠,张一鸣感觉到父亲的身子,不着痕迹的往前上了一步,挡住了自己。</p>

    他六岁的时候被狗咬过,之后就对狗产生了恐惧,但其实,后来的张一鸣不仅不怕狗了,还迎合潮流养了一只藏獒,可父亲此时这个细微的举动,却足以让张一鸣鼻子发酸。</p>

    “张家大哥,您今儿这是.......”</p>

    因为之前的注意力全部都被那只黑贝吸引了过去,直到眼前的人开口,张一鸣才把视线落到这个人身上,也正好看到这个人在打量自己。</p>

    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短头发,虽然已经是秋天了,还穿着短袖,露着的两条胳膊上左青龙右白虎,脖子上挂着手指肚粗的金链子,不仅如此,一说话,还露出了两个金光灿烂的门牙。</p><div id=book-botto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