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林风朱琦 > 章节目录 第10章 别动我孩子(2)
    我对着刘成说“梓萱总说要去找哥哥,可是我哪去给他找哥哥呢?”刘成复杂地望着梓萱,蹲下来问她“梓萱,给刘叔叔说,你哥哥给你说什么了啊?”  梓萱“哇”的就哭了,“刘叔叔,哥哥说疼,哥哥说很黑,哥哥想妈妈了。”我惊呆了,我难以置信地望着刘成。到底哪来的哥哥啊,可是梓萱说了好久,这孩子也不至于撒谎啊。</p>

    刘成问我,生孩子的时候,记得生了几个吗?我当时已经晕了,哪里记得啊。难道?我生了双胞胎?而另外一个孩子在周凯手里。刘成说不排除这个可能性,但是他要作法找找。而且必须是晚上。</p>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晚上,刘成作法找孩子,我还以为是像张叔那样大的架势呢,结果他只是盘腿坐着,面前点一根香。我怕把孩子吓着,就带她去厨房做饭,事实证明,饭我也不会煮,梓萱看着新奇,总是想玩。</p>

    刘成终于醒了,然后第一句话是“饿死了”,我看着杂乱无章的厨房,有点愧疚,但更着急的是,我的孩子。刘成虚弱地说,“你还有个儿子。”</p>

    刘成估计体力消耗太大了,饿极了,我赶紧拨打外卖的电话。然后,各种催他们快点,家里有人快饿死了。</p>

    刘成一口气吃了3个人的饭,差点没撑死。我着急我儿子的事,问他怎么回事。刘成面露苦色。我就预料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大声呢。</p>

    他给我说孩子确实在周凯那里,只不过快死了,因为,他刚才看见孩子是在一个很黑的地方,不知道那是哪里,孩子的状态很不好,很不好。</p>

    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我还有一个儿子,我生了一对双胞胎。可是,我的儿子快死了,他在哪呢?我冲出门去,准备找周凯,到底把我孩子弄哪去了。刘成把我拉着,说指不定现在周凯在哪里找我们母女俩呢。</p>

    可是,儿子怎么办!不可能让他受苦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。刘成说他试试,想办法,让我别急。</p>

    晚上睡觉的时候,梓萱对我说,妈妈,妈妈,哥哥来了。我问她哪呢,她说,就在自己旁边。可是,我就看不见那孩子。可是我注意到被子软了一点下去。“笨女人,好笨的”语气不屑,有点嘲讽,音调软软的。可是我摸不到他,想摸摸头都不行。</p>

    女孩就叫梓萱,男孩就叫梓昂。想起那不久前取名字那个下午,我心就揪着疼。没想到男孩女孩的名字都用上了。</p>

    “梓昂,你被关在哪呢,还好吗?”我小心的问他。</p>

    “小爷我好着呢。”他语气平淡“别来找我,找不到的”我鼻子一酸,就想哭。很想抱抱他,又抱不了他。</p>

    “别哭了,我走了啊,时间到了。”这句话之后就听不见他的声音了。</p>

    梓萱抱着我哭,“妈妈,哥哥可疼了,他不想让你知道,他身上都是伤。”我也抱着梓萱哭。他们是双胞胎,会不会知道梓昂在哪里啊?她每次都说去找哥哥,可是也没问过她能不能找到哥哥在哪里。</p>

    “梓萱,你能找到哥哥在哪个地方吗?”我轻声问道。</p>

    “妈妈,我找不到。但是我能感应到哥哥。”梓萱委屈的说。</p>

    我送梓萱去幼儿园,再三告诉她,不要掐同学,听话。梓萱表示不想去幼儿园,要去找哥哥。我拿她没办法,只好领着她回家。刘成正在看电视剧呢,而播出的新闻,让我惊慌失措。原来是周凯首次面对大众,带来惊天动地的消息就是打算迎娶当红明星杜玉。</p>

    保守的周凯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那个魅惑的男人。我感觉都快不认识屏幕上那个男人了。刘成发现我之后赶紧换台,可能是怕我伤心吧。</p>

    我没什么问题,心里挺寒的。刘成很纳闷,周凯不应该出现在大众面前呢,他没有影子的,走路是飘的啊,而且,大白天出来,对他的那个消耗太大了。</p>

    周凯走路不是飘的,有影子呢。刘成说,难不成是半死人,或者鬼差。现在找到适合的血气了?</p>

    血气!“我知道你孩子怎么回事了!”刘成冲我叫道。“周凯拿自己孩子为他补给养分了。”我瞬间头皮发麻,补给养分,拿孩子的命换他的命呢。</p>

    刘成说,周凯不是鬼,是半死人,或者鬼差,半死人是那种吸取人的血气生存的,但是,必须要血亲的人的血才能用。用你儿子的命换回他的命,他们的生命是连在一起的。鬼差的话,就是为了补足刚过去的鬼节的过分消耗。一般不可能是鬼差,因为鬼差是挑人的。</p>

    我听不太懂,头疼,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接近崩溃。我必须要找到梓昂,不然,他会被折磨死的。整个人像疯了一样,拉着梓萱从门口冲出去,谁也别动我孩子。</p>

    周凯,我要和你拼命!</p>

    刘成拦不住我,只得说自己回去要拿上东西,驱鬼道具。我耐心等了他半小时,梓萱带头找路寻找哥哥的气息,。</p>

    我们来到了一个荒废的院子,后院有一口井,被一块石头给压住了。梓萱说什么也不肯走了,就在这,哥哥在这里面。</p>

    我叫梓昂的名字没有答应。刘成和我推开那个巨大的石块,梓萱莫名其妙就开始哭泣,说自己害怕,感觉这周边都有东西。</p>

    刘成说,这附近不干净的东西太多了,而梓萱的体质本身就容易招惹这些东西。但是,她不应该赶到害怕,鬼胎只要有了3岁,一般的鬼是奈何不了的。</p>

    我和刘成费劲力气把那个巨大的石块搬开,里面没水,但是太黑了,什么也看不见。我急着下去,刘成劝也劝不住。只好陪同,梓萱放在上面我也不放心,就一起下去吧。</p>

    我们打着手电筒,下到井底。可是里面太大了,我们走了一会儿,听见水声了,“嘀嗒嘀嗒”的响,我们往那个地方走去。</p>

    但是就只听见“嘀嗒嘀嗒”的声音,就是走不到那地方,梓萱说哥哥就在附近,但是具体在哪,她不知道,她头疼。</p>

    我不能为难梓萱,只有拉着她,让她小心一点。原本刘成走的前面,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看不见他了。</p>

    喊他也没人答应,我开始慌了,也强迫自己镇定下来。反正今天哪怕是豁出命去都要找到我儿子。</p>

    我一直往那个嘀嗒嘀嗒的声音去,梓萱每走一步就不敢走了,害怕。我哄着她走,去找哥哥。</p>

    当我发现自己前面就是那个嘀嗒嘀嗒的声音的时候,我见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画面。</p>

    有一个声音传来“妈妈,你还是来找我了~”</p>

    <span style=white-space: normal;>我看见一一个男孩,被吊在一个密封的玻璃缸里,身上一丝不挂,充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洞,然后冒出血来,血凝结成雾上升到玻璃瓶上面的一个收集器里。</span>

    </p><div id=book-botto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