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> 章节目录 第十章放弃工钱
    被老爹抱着的时候她就想帮他改运,却发现做不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证明这件事涉及的并非岳建东一人,她现在修为毕竟太浅,无法调动太多灵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无奈之下,她只能用这种方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别去了,老大今天就在家休息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“建东,你去给村长说一声吧,实在是对不住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林春菊让他带上一兜鸡蛋去赔罪,毕竟违了约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说话间,林春菊故意用余光打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发现这次岳建东出门不是为了挖沟渠,岳晴晴自然而然地松开揪住老爹衣领的手,缩回张莹怀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张莹一喜,“娘,您看!”</p>

    林春菊摆了摆手,“算了,你们还是老实在家陪孩子吧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岳建东带着鸡蛋给章村长道歉,没说明白缘由,只含含糊糊说家里有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章村长虽然奇怪,但着急组织人干活,也没细问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鸡蛋象征性地拿了两颗,再多就不要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临了叹了口气,为岳家惋惜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唉,今年政府发的工钱不少哩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岳建东面色尴尬地准备离开,二狗媳妇带着自家男人出现在章村长面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村长,岳家老大不去了,你们不是少一个人?你看我家男人咋样,皮糙肉厚力气大,可好使唤了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周二狗将胸膛拍的砰砰作响,证明这话不虚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章村长虽然觉得周二狗家喜欢贪小便宜,干活未必尽心,但既然缺一个人,还是点了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去登记名字,跟着一起吧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二狗媳妇欢喜地放声大笑,故意对着岳建东的身影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怪不得岳家穷呢,还能让一个赔钱货得逞了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岳建东转头冷冷看着她,二狗媳妇被看得头皮发麻,还是大着胆子哼了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我又没说错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旁人好奇缘由,二狗媳妇将刚才看到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村民们忍不住惊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真的是因为一个奶娃娃啊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“岳家真是糊涂,这种事都做得出来,本来就缺钱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“从城里带回来的,谁知道染上什么富贵病呢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章村长知道理由后也有些不满,但他毕竟是个厚道人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都别议论了,来空地点名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岳建东捏着拳头往回走,心中像打翻了的调料瓶,又苦又涩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岳建东回家后虽然没说发生了什么事,林春菊从他的表情就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别苦着脸了,好不容易休息,去陪陪你家闺女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岳建东揉了揉脸,努力扯住一个笑容,回屋看看调皮的小闺女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晴晴,你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岳建东用下巴摩擦着女儿脸蛋,岳晴晴嫌弃他满脸胡茬,啊啊地叫着,想用小手拍开这张大脸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张莹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露出愉悦笑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娘说得对,好不容易得闲,能在家陪陪女儿也不错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玩闹了一阵,岳建东把女儿举在身前,岳晴晴就用大眼睛委屈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哎呀,这皮肤太娇嫩了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张莹没好气地拍他一下,“把晴晴的脸蛋都蹭红了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她性子向来软和,只有这时候能看出点娇嗔意味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岳建东心思一动,轻手轻脚地把闺女放在床上,又去搂妻子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张莹不禁失笑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别闹,今天有空,外面太阳也不错,咱们把床单被套拆洗晾晒了,顺便把娘、弟妹和老三那边的都一起弄了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小插曲,岳家头顶上的乌云也像散开般,重新恢复和屋外一样的大晴天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男人们从河边挑来一缸水,妯娌二人将旧床单被罩换下来,一一浆洗干净,再齐心协力地拧干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忽的一声,布料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,挂在院里的晾衣绳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等大部分的活都干完,被放在旁边小篮子里的岳晴晴开始小声哼哼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张莹立刻明白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是要解手呢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王晓妮满脸羡慕,“晴晴太好带了,尿尿和大解都能想办法知会大人,从来不会尿在床上,真懂事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比起来岳小虎可就费太多心了,另一条晾衣绳上挂的都是他的尿布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张莹满脸温柔地抱着闺女,还没来得及谦虚两句,门外就响起让人厌烦的声音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懂个屁,要真听话早上也不会干出那事了,我看就是一个灾星。

    ”</p>

    说话的果然是隔壁的周二狗媳妇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岳家的院子和她家离的很近,关系却格外恶劣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听建东说是因为二狗媳妇嫁到周家后,想着隔壁寡母能占占便宜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偏偏林春菊性子刚硬,眼睛里不揉沙子,几番来回后二狗媳妇不但没占到便宜,还被抓住打了两顿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仇就算结下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二狗媳妇叉着腰,趾高气扬地还想说什么,就见一个人气喘吁吁地从远处跑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定睛一看,竟是章村长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出事了,谁家有挖沟渠的男人,快去坝上看看,那边出事了!”</p>